• 修煉心得報告(107年)

研習班修煉心得報告(三) 

2019.03.11
點閱數:1576
研習班修煉心得報告(三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胡純嘉
(轉載自 中華崑崙仙宗道功研究會107年會刊)

緣起
很有幸,能夠有機緣加入崑崙仙宗道功研究會,學習最完整,最高深的仙宗道功。
我是個搭捷運通勤的上班族,步行往來捷運站與公司、住家間,並習慣於午休時間前往健身房小做運動。自己估了一下,一天大約有四十分鐘在街道上行走,還有二十分鐘在健身房跑步機或划步機上,合計上班日一天竟超過一小時在走路,小米手環計數也都會超過一萬步。因此,我都會利用行走的時間,修煉仙宗的道功,也略有收獲。
僅在此分享個人在初級班修煉期間,行走間煉功的心得與個人的修煉歷程感受,希望對於較難撥出足夠時間靜坐的通勤上班族,能有一些修煉上的參考。
提醒
我的上下班路程,除過馬路外,多為騎樓、公園、廣場,路程相對安全。健身房的划步機上亦少有外物干擾。師兄師姐若要在行走中煉功,還是要多注意週邊環境、以行路安全為重。
三元步法
仙宗關於「行」的修煉功法,第一個就是三元步法。煉法是行走時,同時想著尾閭骨對著兩後腳跟,還可加上兩膝蓋骨對著下巴骨。對於初學者而言,走路中要同時腳跟對尾閭、膝蓋對下巴,一心多用確有困難。周世雄師兄在教授此功法的時候,就曾戲稱初學會像豬走路一樣不協調,熟煉後就好了。
我個人的煉法,是行走時配合呼吸,以及重心的轉移。吸氣時,重心些微後傾,讓尾閭稍微壓迫足跟骨,行走時便可感覺足跟骨對尾閭的反作用力,並會向上往脊椎延伸;而吐氣時,重心些微前傾,讓下巴骨去壓迫膝蓋骨,行走時,去感受提膝前行時膝蓋對下巴的反饋,感覺並會向上延伸至整個臉部。等整個脊椎和臉部都有微微的脹麻之感,便把呼吸和中心轉移的意念放掉,只在行走中去感覺足跟骨與膝蓋骨的作用力反饋,以及脊椎和臉部的脹麻。
我將這個功法,當作行走煉功的熱身,過程大約二~三分鐘。
活化胎元
修煉胎元,我首先還是以行走配合腹式呼吸,吸氣時鼓腹,吐氣時小腹放鬆歸於原狀,帶動胎元前後移動。當有感覺胎元處似有一個小球凝聚時,便以正反呼吸為主。當正反呼吸的路徑熟悉之後,便改成「正反呼吸胎元合天地」,除感受胎元上下方如翹翹板般的前後搖動,亦同時嘗試去感應陰蹻與靈台的相互對應。
胎元修煉約一到兩週之後,有時就會產生行走時胎元不配合呼吸,不停的前後內外縮放,且反應相當劇烈,肚臍附近彷彿微微抽筋般不自主的抽動,要以意念刻意放鬆後才會停止。而在經過約兩週時間,胎元的收縮由激烈轉為和緩,頻率亦開始穩定。
在高維君師姐的初級班第一堂課,師姐帶領我們以一根手指貼著肚臍,去感受胎元的存在,我當下就感覺到手指下的胎元彷彿有另一個脈搏,正在清楚的穩定的跳動。
但是關於胎元的自動旋轉,我雖然煉了胎元八卦運轉,每晚睡前也都會煉長生不病咒,但日常依然甚少有自動旋轉的現象出現,較多是縮放與內收、後貼,要有意念帶動才比較有旋轉的感覺。但我個人認為,修煉中的自動現象,一是關竅與能量路徑得到開發,一是功法熟煉後習慣成自然,不論何者,都是要踏實修煉才能得到。因此,我也暫時不刻意追求,老實煉功便是。
六神竅
我個人認為,與坊間的氣功相比,崑崙仙宗道功最大的獨特性,是關竅修煉。因此初級班中,周師兄花了相當多的時間,準備了眾多的資料圖片,讓學員們能準確的定位關竅所在;並詳遍仙宗資料,彙集了守竅的七大步驟要領,就是要讓學員能夠順利的認竅守竅,真正的跨入仙宗道功修煉的門檻。
但行走中守六神竅並不容易。以人體解剖圖尋找關竅位置、縮放、旋轉都沒有問題,但以六字大明咒音波共振定位關竅,就須要靜坐才有辦法細細感應,更不用談後續的靜守過程。
因此,關於六神竅,對於初學者而言,走路過程可以回想解剖圖、熟悉縮放、旋轉、開花等守竅法門,亦即在認竅、活化關竅的過程,可以在行走中練習輔助,但後續不可或缺的音波共振、靜守關竅、溶化能量過程,仍須撥出靜坐時間確實修煉。走路功無法完全取代。
我個人是在健身房的划步機上,利用相對可以比較專心的行走時間,先找出關竅的位置與感覺,再利用辦公室或家中的短暫空檔做靜守。但靜守時間遠不及整個修煉時間的三分之一,動靜的時間配比其實是不及格的。
我目前修煉進度,六神竅皆能在短暫的觀想下,感覺到關竅的位置似有一無形的小球存在,並微有脹麻的感覺。有時還會擴散到附近的人體組織。
煉陰蹻、煉出真炁
周師兄曾提醒,大部分的氣功修煉者,都卡在「煉出真炁」的關卡而無法進階,所以也花了不少時間介紹煉出真炁的方法,並留出約三~四週的時間介紹其他相關功法,希望學員們能利用這段時間扎實的煉出真炁,實是用心良苦。
因為陰蹻所在位置關係,只要行走便會拉扯牽引附近組織,會干擾練習。但陰蹻相關功法很適合在搭捷運時修煉,看著手機,或坐或站,只要不移動,都不影響縮放陰蹻的練習。因此我在搭捷運時大多修煉此相關功法。
我在修煉陰蹻相關功法約一週後,在靜守陰蹻,未主動收縮附近肌肉的情況下,會出現陰蹻有蠢蠢欲動的感覺,稍微出力收縮一下,陰蹻便主動的持續收縮,感覺亦如同微微抽筋一般,持續收縮十數下至七、八十下不定。
水火風三路
在初次翻閱「仙宗道功精華」之前,曾經很主觀的認為,所謂「水火風三路」也不過是仿間氣功「任督二脈運行」的另一種煉法。但看完「仙宗道功精華」,並參加郭德孟師兄的專題講座之後,才發現二者根本不是同一個概念。儘管路徑類似,但一般的督脈運行,只是仙宗道功小乘的「浮氣」,是初階時用來開發氣感用的。而知竅並煉出真炁之後,才是真正「線」路徑修煉的開始。在不同的修煉階段,水火風三路還有不同層次的修煉功法,仙宗道功的博大精深真是令人嘆為觀止。
我在修煉風路運行時,遇到了不小的阻礙。收胎元、提陰蹻,將真炁由陰蹻彈向復命關,並上行仙骨、真炁穴、夾脊、更年、項骨、玉枕,一路沒有什麼異狀。但在準備由玉枕進入玄關時,就開始有不順暢的感覺,氣在玉枕卡住,只要風路走個三、四趟,後腦勺便開始有脹痛感,以手指去按壓,後腦表皮會有壓痛。
經周師兄指導,通玉枕不能直接守玉枕,會讓外邪寒氣容易入侵,應以「守外玄通玉枕」的方式處理。修煉了周師兄指導的守外玄通玉枕功法後,走風路時玉枕脹痛的現象便緩解了約三分之一。
之後在週日的專題講座中,郭德孟師兄針對我個人修煉的問題,破格讓我旁聽高級班關於五字訣與「玄門」的修煉。而搭配玄門路徑的修煉之後,玉枕氣滯的現象,當場緩解八成以上。
行走中煉水火風三路,在剛開始不熟悉的情況下,我一開始先走單走風路,再單走水路,再單走火路,一一將路徑熟悉。等三條路徑都熟煉之後,再嘗試三路齊上。一心三用對初學者不太容易,加上行走更容易分心,因此遵循師兄們所授「行之以紀」的原則,先不求一口氣三路一次提上來,而是三條路徑上的關竅依順序一一停留,三路分段循序但同步向前,最後三路同時匯集於玄關後,再奔向靈台。另高維君師姐提醒,氣息導引不能「倒車」,若因分心,不確定是否循序或是路徑是否正確,仍應繼續前行,下一循環再多加留心便是。等到路徑都熟煉了,走個幾次三路運行軌跡都已經有了氣感殘留,再嘗試於一口氣中一次三路齊上。
我在水火風三路練習約兩週後,某次在健身房的划步機上煉三路,忽然在路徑走至頭部時,出現整個頭部前後外層,都發生電流經過的麻脹感,持續約四五個循環。後來將意念導向胎元,並徐徐旋轉融化,電麻感才逐漸消失。只可惜當時正在划步機上,不夠專注靜心,未能感受到書上與師兄所云,三焦通「全身震動」的現象,小有遺憾。因此至今,仍不敢確定自己是否已經過了「三焦通」這個重要關卡。
而後,在一次靜坐中,水火風三路運行後的軌跡,仍留有部分氣感,而三條氣感忽然有前後相互的感應,似乎呈現一個面,將整個身體與頭部剖成左右兩半。這種較細微的、類似「面共振」的感受,只有在靜坐中才能感覺的到。
行走煉功vs靜坐煉功
比較行走煉功與靜坐煉功,個人感受其實是各有優劣。行走間,由於肢體有在運動,氣血循環較快,比較容易激發出氣感。尤其是我入門時間較短,尚未完整修習過長生十二式、道功拳劍等動功,行走中煉功的確有類似動功的效果。但由於行走中無法專心入靜,且因為外物干擾常常被打斷,無法體會較細微的能量變化,所以進步的速度較靜坐慢。
而進步更快的,是在教室裡,由師兄師姐們所帶的靜坐時間。我從初級班開始,有空便會參加每月一次週日上午,由郭德孟師兄所帶領的道功專題宣講。雖然入門時間尚短,有些功法還沒煉到,但經過郭德孟師兄專題式的宣講,道功的整體架構、概念便慢慢開始清晰了。而我個人收穫最大的,是後半段每次約一小時的靜坐共參。
一方面,在家中很難有安靜無打擾的完整一小時,可以靜坐煉功;另一方面,郭德孟師兄根據今天的宣講內容,設計了適合的修煉內容,不只聽講還當場實踐;且師兄帶者整個教室的學員一起修煉,能量共振的效果與自己在家修煉自然不是同一個等級。
在教室中,由資深師兄所帶領的靜坐過程,我個人有相當多平常很少發生的現象,在修煉過程中出現。例如:
ㄧ、靜坐中,忽然感覺有一股特別強大的能量灌入,使得頭頂發麻,頭骨有好幾個地方,都有被能量撐得脹痛欲裂的感覺。
二、雖閉眼靜坐,教室內的燈光亦恆定無變,但由眼皮透進來的光影卻一直有變化。有時呈明亮的紅色,有時呈乳白色,有時呈亮黃色,有時光明有時陰暗。
三、較明確感覺到玄關凝聚出一個能量聚集的小球。相較之下,之前對玄關的感應偏向自我想像。
四、玉枕氣滯的現象,當場緩解八成以上。
我修煉道功的目標,是希望身體健康,心神暢旺,並不特別追求玄妙。但修煉過程產生的各種現象,是道功正在進步的一種驗證。因此我在此只是觀察、紀錄,平日還是按表操課,專心煉現階段該煉之功。
以個人經驗,教室共修、個人靜坐、行走,三種不同煉功方式,進步的速度,大約是四:二:ㄧ。所以建議師兄師姐們,若修煉上遇到停滯阻礙,最好的解決方法,就是多走入教室參與學習共修。無論課程功法內容有無學習過,在道功修煉上一定會有所進展。
以上修煉心得,敬請眾師兄姐不吝指正。願能與眾師兄姐們,在道功修煉的道路上,一起持續精進。